辙迹

凌晨两点:月光。火车在外面的
田野中停下。一个远远的镇子的点点星火
在地平线上冷冷地闪忽不定。

当一个人在梦中走得如此之深
当他再次返回屋子之际,
他绝不会想起他在那里。

或者当一个人在疾病中走得如此之深
以致他的日子都变成某些闪忽的火花,蜂群,
虚弱而寒冷于地平线上。

火车完全静止不动。
两点:强烈的月光,稀疏的星星。

[mp3-jplayer tracks=”
lounge-01.mp3,
lounge-02.mp3,
lounge-03.mp3,
lounge-04.mp3,
lounge-05.mp3,
lounge-06.mp3,
lounge-07.mp3
“]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