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窗

脚步对于道路有它们自己的回忆。
在我省悟之前,已循着旧路嗅到了蜕落的自己。
拐过一道小土坡,就迎来昔日的情境。
哪怕推土机正把一切磨平,而且没有了你。

我逐渐明了事物的空洞,世界淡淡的光晕收拢。
风吹过孔窍发出声音,也本不该留下疼痛。
我感谢这一壶天,它容纳了过客的悲欢,
就像上帝做过又忘了的一个梦。

[mp3-jplayer tracks=”
Angel’s Share – Doveman.mp3
“]

2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