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心情人的最高独白

点亮黄昏的第一盏灯,当我们
在室内憩息,心平气和,认定
那虚构之境便是那终极的善。

于是,这次幽会变得无比浓郁。
我们的涣散也凝聚成一个整体,
剥脱了所有心灰意懒的冷僻。

融融一体,那唯一的披肩
紧裹着我俩,给我们的空缺送来
一阵暖意,一股力道,那神奇的补给。

于是,我们忘了我们,忘了彼此,
只体悟到一个飘渺的秩序,一场完整,
一种认知,是它安排了这次幽会。

在它蓬勃的疆界,在内心的世界。
我们宣称:上帝绝不自外于想象——
于是,太初之光便高照冥暗。

依偎着这光,这内心的根据地,
我们在晚风中布置好了居所,
在那儿,一起厮守,已经足够。

2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