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走过山间

很早以前我就学会睡
在古老的苹果园
在那里,风卷过来
数自己的钱
又一把撒开

被风吹瘦的苹果园 枝干叉开
在倾听 或根本没有听
在树丛中,枝干设下陷井让风
嘘嘘惊叫:
谁,你是谁?                           

夏天的下午
我把头放在臂弯里,在那里上课学睡
离开时,我说:我明白了他们为什么睡
我明白了他们怎样诱捕狡猾的风

很早以前我就学会听风歌唱,学会忘怀
学会听那低沉的哀号
拍打着 消逝着
在蓝天之下 在星空之下
—— 谁,你是谁?

谁能忘怀
听那风卷来
数自己的钱
又一把撒开?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