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因为那一刻天气特别爽朗

那是初夏的傍晚,太阳已经落山,但光还非常充沛,在辽阔的空中运动着,就因为那一刻天气特别爽朗,我突然变得舒畅,风在我身边消逝,又从我背后重生。我一点不孤独,不是你所想像的, 甚至不是我所想像的。我怀念那些不知道我自己是谁的日子,怀念那些没有好奇的心没有好奇的眼睛因而总是像青春期少年那样想不通的日子。

当人们在树荫里,在阳光下,在泉水边,在微风中,当他们看见日出日落,鹰在上空盘旋,当他们出汗、擦汗、脱外衣、脱袜子,彼此打招呼,面对绿山坡吐气,站在峰顶俯视城市里的高楼群,眺望渔船出没于波光粼粼的大海——
我听到他们说:“我爱。”

生活像一个火炉,有些人围着它坐,享受温暖,渐渐感到疲乏,渐渐把含糊的话留在唇边睡去。
另一些人在户外,在寒冷中,他们甚至不用走近炉火,哪怕只远远地看见火光,已感到一股温暖流遍全身。

2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