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寻

前天下雨,雨点飘飘洒洒。在中州大道上无意淋了一路。长长的过街天桥没有顶棚,走到顺向回家的公交站时发梢的水珠已经能够滑利地往下流淌。站牌边上是打着伞的人,三三两两,零零落落。

不愿久等,公车不来可以打车,打算好了的。隔着几人,她在伞下招手,在我张望的方向。我迟疑了一下,手指自己睁大眼睛。她不好意思地笑笑,看见我乐颠颠过去。

谢谢之后,有几句寒暄,当时觉得很妙。温暖的陌生人的友谊。

而后,出租车来了,雨中匆匆挥手,隔着车窗又挥手。

然后,没有然后。

===============

两天来沉浸在一种美好的情绪中,写下它们之前,却发现其中的细节十分耐人寻味:

陌生境遇里,无人替你打伞,往往能够平静接受,而倘若困中受助则会感恩很久。想想,亲朋之间,是断然不会如此的。“下雨了”,你得为我“打伞”,否则便要生出许多不快。“打伞”是理所应当,通常无需感激。

所以,“期待”似乎真的不是一件好的事,大概:幸福感=帮助 / 期待值。

那么,不妨偶尔把亲友当作陌生人看待,这样会觉得幸福很多。

===============

而后,我又突然想起,倘若我是人群中打着伞的那一个,我会不会每次都能意识到身边还有淋着雨的人?

笑了笑,发现自己,常是专心地盼着自己等的那路车来,忽略了。多数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遇上她是我的幸运,她让我想要为其他有缘遇上的人制造同样的幸运。

但愿这种幸运,会让我们的千更快地找到她的千寻。

6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