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The Road

春天来了,这是旅游的黄金季节,人们三三两两地组织起来准备出去旅行。我一直忙着写我的小说。当我的书写到一半的时候,我和姨妈去南部我哥哥洛克家呆了几天,回来后,我就准备到西部作我的第一次旅行。

当然我决定去旅行并不仅仅因为我是作家,需要不断补充新的经验,也不仅仅因为我想更好地了解狄恩,更不是因为我对校园里闲散的生活已觉得多么荒谬可笑,而是因为,尽管我们的个性不同,狄恩却唤起了我对那些久已失去了的伙伴们的回忆。

他痛苦而憔悴的面容,强健而又疲惫的身躯使我想起了在帕特逊城和帕塞克城的小河边度过的忧郁、艰难的童年。那件肮脏的工作服穿在他身上显得格外潇洒得体,就像狄恩自己常说的那样,他如此合身的衣服在普通的裁缝那儿是无法买到的、那是充满欢乐的自然之神对他的恩赐。听着他那激动人心的谈话,我仿佛又听到了我童年时期的那些朋友和伙伴们的声音,当他们的兄弟们去工厂干活的时候,他们在大桥下、在摩托上、在午后门前沉寂的石阶上,弹着自己心爱的吉他。

我现在的这些朋友都是所谓的“知识分子”——查德是一名尼采主义的人类学家,卡罗•马克斯是位超现实主义者,总是用狂热而又低沉的声音认真、严肃地夸夸其谈,老布尔•李总是怪腔怪调地否定一切——或者说他们都像罪犯一样地鬼鬼祟祟,艾尔默•赫塞对一切都抱以冷笑,珍妮•李也一样,她总是懒洋洋地伸开四肢躺在睡椅上,盖着东方的丝绒被,口里不断发出对《纽约人》的嘲讽。但是狄恩的智慧既丰富又完美,没有那种令人生厌的学究气,甚至他的那些“犯罪行为”说起来也并不令人气愤和嗤之以鼻,那是狂放的西部人性格中“美国式欢乐”的爆发,他只是为了寻开心而偷别人的车。现在,狄恩从圣弗朗西斯科到亚利桑那,再到丹佛,四天里跑了大约四千英里,经历了无数的奇遇,但这还仅仅是开始。
……
一个萧瑟的黄昏,残阳如血。我们上了汽车。珍妮、道蒂、小雷伊、布尔、埃迪和盖拉蒂微笑着站在院子里长得很高的草地前。到了最后时刻,狄恩和布尔在钱的问题上发生了一点误会。狄恩想借点钱,布尔说不行。狄恩傻乎乎地笑了笑,没有在意,回过身捅了捅玛丽露。汽车渐渐启动了,我们又开始向加利福尼亚进发。

当你开车向人们告别。看着他们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旷野之中,那时的感觉会怎样呢?——这就是笼罩着我们的巨大的世界,这就是离别。但是,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永远期待着下一次疯狂的冒险。
……
每当太阳西沉,我坐在河边破旧的码头上,遥望新泽西上方辽阔的天空,我感到似乎所有未经开垦的土地,所有的道路,所有的人都在不可思议地走向西部海岸。直到现在我才知道,在衣阿华,小伙子们总是不停地骚动喧闹,因为是那片土地使他们如此无法平静。今晚,星星将被隐去,你不知道上帝就在大熊星座上吗?在黑夜完全降临大地,隐没河流,笼罩山峰,遮掩最后一处堤岸之前,夜晚的星辰一定会向大地挥洒下她那璀璨的点点萤光。除了无可奈何地走向衰老,没有人知道前面将会发生什么,没有人,我想念狄恩•莫里亚蒂,我甚至想念我们从未找到的老狄恩•莫里亚蒂。我想念狄恩•莫里亚蒂。

=================================
以希望的名义出逃,以自由的名义放纵,而后在茫茫然的追寻中,希望陨落,自由贬值,我们终于在回忆时变得缄默不言。倘若有人想要从这无意义的结局里找寻一点意义,那便是,我们曾经在路上。所以,杰克·凯鲁亚克的这部嬉皮经典是一本有点惆怅的书。十九岁那年,一个女孩写下一段“在路上式”的自白,让我感动很久,希望多年过去,她还能在不羁的旅途中莫忘初心:

我希望我自己有一天能够了解——了解身边的人为什么久久都能安然、不紊地忙碌,了解他们为什么在认识世界的时候,无人作陪,依旧不疯狂不寂寞不愤怒,了解他们对取舍所作成功的、无怨无悔的牺牲。我相信我终究无法和他们一样淡漠、规律,我希望自己在他们之间仍能坚强、丰盛、美满地活着。所以我一定会吃苦。

Vote-The submarines

Cut the rain
We two have swallowed trust
And you have changed
And I…I didn’t change enough
And some have said that true love is something we are sure of
My only hope lies in your being confused
With all said I would wait one hundred summers
Just once again to be with you

On Monday evening
The cloudy skies
On super Tuesday I wanted to die
And so you love me
Sometime I’m fun
But you only need me until the darkness takes the sun
Away from me I’ve lost you…

I saw a siliver sun
I wanted it to touch everyone
You held my arms and pulled me back
But there is no way that I can give this up
Some other way
There’s gotta be another Some other way
There has to be another Some other way
There’s gotta be another way
We are scientists We will not be afraid
I am not saying that there’s no hope for this
You have tried to change my mind
And we all know
Our system’s broken and I…
I’ll never vote again
NaNaNaNaNaNa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