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ever

小提琴简洁地开场,随之带出的是一种基调,虽也是忧郁,却是淡雅、高贵的态度,主唱Tuomo Lassila的声音自天空垂下,始终在一种高度盘旋,那是一种在沉重过后,已然释放超脱的高远。

这是Stratovarius乐队的一首《Forever》,情歌也好,怀念童年也罢,我愿意相信,它是在写给纪念,纪念的是曾经面对着我们的苦难。

据说Tuomo Lassila很小的时候就目睹了父亲的自杀身亡,自此过着近乎流浪的生活。听见他清远纯净的声音,不禁有些丝丝的钦佩。仿佛深夜里一声凝重的叹息,清晨起来,面对这个世界,带给身边人的,却是一种轻扬明媚的洒脱。

裹着厚重的阴云,听见这首歌,我感觉到心里面某种东西正释然开放。迷失过后,阴影散开。一丝清亮的曙光直射在身上的时候我惊讶地问自己,那个会以沉静明媚的心,坦然迎接生命里所有欢乐和苦痛的人,正在走向何方?

生命中每一个刹那都有它特定的意义,有它必须信服的安排,而我们会乐意去接受,去书写虽未必平坦,却完整丰满的人生。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大概不会相信,某一天某个阴冷的地方,我会在一段算不上苦难的生活里面,几乎丢失了自己。

在一点光亮中再次看清自己的时候,我承认,我有过最黑暗的时光。但我也重新明白,再沉重的东西,都会还原成岁月里一粒细微的尘埃,可以平静的轻轻拂去。

相信正在身边的东西一定会有值得去提炼的意义,不得不失去的自有它离开的道理。我知道雾霭并没有完全散开,梦里的时候总是会误以为正在清醒,但我已经看见曾经安静微笑着的自己。

生命的底色是如此忧郁而美丽,因此永远都不要忘记,当天空试图阴暗,当生活中的苦难试图压在身上的时候,放开那些沉重,去唱一支纯净高远的歌。

I stand alone in the darkness.
The winter of my life came so fast.
Memories go back to my childhood to days I still recall.

Oh how happy I was then
there was no sorrow there was no pain.
Walking through the green fields sunshine in my eyes.

I’m still there everywhere
I’m the dust in the wind.
I’m the star in the northern sky.
I never stayed anywhere I’m the wind in the trees.
Would you wait for me forever

Would you wait for me forever
Will you wait for me forever

黑暗中我独自伫立
我生命中的寒冬这样迅速的到来
时光穿梭回到童年
欢乐的往事历历在目
没有忧愁没有伤痛
走过绿色的原野
阳光闪耀在眼瞳
我还在彼时彼处停留
我是风中的尘埃
我是北方天空的星斗
我是穿过树林的风
永不停止的流浪
你能否永远的等我
能否永远的等我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