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

思念可以乘坐大片大片的月光从天而降,也可爬过满院的细雨淋漓轻敲你的门窗,甚至会从羌笛琴弦的婉转中流淌,就如同今夜这样。它从黑暗中来,雷鸣闪电,让我没有考虑是否接受就妥协于随风飘扬。

这是子夜十分,经书中的我痴痴呆呆,一叩一拜地供奉着神灵,本来只应有黑白二物,本来不应想俗尘凡世,也许神灵的法力有限,或者说棋子闲敲出了塞外音。

一步一款是理想主义,花般的模样是故做娇嗔,此时来的都是细节,来的都是琐碎,平日里不觉得怎样的动人煽情,此时就成了完美十分,夜晚既然接纳了心事,而心事的周围又全是思念的过节,那么此时的鸡鸣打更就成了催情的毒药,成全了一屋烟草,满眼絮飞。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